读《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


知道可能面对的困难和痛苦,在死亡的恐惧中不断挣扎,而仍然能战胜自己,选择这条道路,才是真正的勇气。
—— 《明朝那些事》

作者简介涂子沛,知名信息管理专家,曾居美国硅谷,现任阿里巴巴副总裁。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中山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赴美留学之前,曾在省、市、县几级政府的不同部门磨砺10年,做过职业程序员,担任过公安边防巡逻艇的指挥官,也从事过政府统计工作。在美期间,先后担任软件公司的数据仓库程序员、数据部门经理、数据中心主任、亚太事务总监、首席研究员等职务。除了工作、写作,还热心公益,曾任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匹兹堡分会主席,现任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副主席,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理事。著有《大数据》、《数据之巅》。

凡是属于最多数人的公共事务,却常常受到最少人的照顾,人们关怀着自己的所有,而忽视公共事务;对于公共的一切,他至多只留心到其中和他个人有些相关的事务。千百年来,人的自私和有限,并没有改变。

专制者将一个国家大部分人的一部分权利和自由都剥夺了、抹杀了,大家都憎恶专制,但在一定时间、一定程度内,却很少有人反抗。为什么?这是因为,通过反抗,即使能推翻专制制度,其结果是所有人都受益,但出头冒尖的人却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人的自私自利的天性,使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并把希冀的目光投向他们。

专制者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他们在维护专制的同时,会不遗余力地打击出头冒尖的反抗者,杀鸡儆猴,全力瓦解一切可能发生的集体行动。

这就是鼎鼎有名的“沉默的大多数”,正是因为对冒尖者的奖赏和保护不足,使得冒尖者有所顾忌,也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为大多数人谋福利的地步。在这些冒尖者为正义事业进行奋斗之时,不乏一些低素质蝇营狗苟者对这些冒尖者打击、泼冷水、嘲笑、冷嘲热讽等等,这些人其实正是这个社会的渣滓所在,因为他们不仅不能推进社会的进步,同时还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之前风靡全国的火车站持刀砍人事件,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就几个悍匪持刀在数万人的火车站随意砍杀,却没有人能站出来阻止,这就是对“沉默的大多数”的最好证明,因为大家都不想去做冒尖者,这可能使你在与持刀悍匪的搏斗中面对生命的危险,并且一旦身亡或者受到重大的身体伤害,很难得到应有的补偿或奖励,所以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坐享其成,期盼其他人可以成为冒尖者,但正是所有人都持有这种想法,自以为自己最聪明,全世界的人都是傻瓜,这应当算作中国人的一大特色吧,才使得所有的人最后都变成了沉默者。

再举一例吧,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作为早年的中共党员,在解放战争期间,不断的为共党提供其父亲傅作义的军队部署以及作战计划,使得其父傅作义屡战屡败,最后只能固守北京城,而在此期间傅冬菊为北京的和平解放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政府对其奖赏与保护都不足,使得傅冬菊在文革中受到了极大的迫害,最后晚年生活亦相当凄凉,甚至文革期间,父女俩难以相见,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哀以及对人性自私自利最好的诠释,有兴趣的参见百度百科傅冬菊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最好的方式就是一个集体、一个社会,要建立合适的激励机制,奖励那些为共同利益作贡献的人,惩罚那些没有承担集体行动成本的“搭便车”者,从而营造关心公共利益的社会文化和运行机制。

林纳斯·托瓦兹说过,“一个人做事情的动机,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求生,二是社会生活,三是娱乐。当我们的动机上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时,我们才会取得进步:不是仅仅为了求生,而是为了改变社会,更理想的是——为了兴趣和快乐”。放眼当下之中国,我们大多数人做事情的动机都异常简单,那就是求生,因为就我而言,三五月不工作就面临饿死的窘境,已不知从何时开始,国人的这种状态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大多数的农民工都面临终年辛劳而所获甚少的局面,政府随便开动印钞机,涨点M2,就把你的辛劳给通胀掉了,偏偏可悲的是,不断增长的M2根本难以得到有效的控制。政府目前畸形的房价政策(靠土地出让金而存活)透支的不仅是上下三代人的积蓄,还有彻底吞噬掉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不仅是一个国家的支柱,更是一个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保证,当所有的中产阶级都为了求生而做事时,这是多大智力财富的浪费啊,如果这些人都能为了兴趣和快乐,各尽所能,其智力产出所创造的财富价值将远远超过为了求生所产生的财富价值。

大众创新,指以普通公民而不是以知识精英为主体的创新。社会创新是指为了解决某个社会问题、满足某种社会需要、改善某部分人群的生存状况,民间力量自发产生的一种新的思想、行动和举措。社会创新也指政府在公共政策、社会治理方面的创新。社会创新最著名的例子是孟加拉的乡村银行,它向贫穷的人发放不需要担保的小额贷款,以帮助穷人改善生活。其创建人Muhammad Yunus获得了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回顾人类社会从古至今所有政府的历史,无论民主也好、专制也罢,所有的政府有一点是共通的:因为缺乏竞争,官僚体制与生俱来都有一种僵化保守的本性,政府机关也往往因此固守不前。但这种僵化保守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很多时候,官僚们也需要制造新的口号、接受新的概念来“收买”民意、顺承时代、说到底,一个社会,普罗大众有没有公民精神、是否勇于承担公共职责、争与不争,才是最重要的。

网络外部性是理解现代经济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是指某件产品对单个消费者的使用价值,取决于这件产品总用户的多少。用户的人数越多、形成一个越大的网络,每个用户从产品中得到的效用就越高。电话、即时通讯软件、社交网站等等都是网络外部性的典型例子。

信息时代的竞争,不是劳动生产率的竞争,而是知识生产率的竞争。数据,是信息的载体、是知识的源泉,当然也就可以创造价值和利润,可以预见,基于知识的竞争,将集中表现为基于数据的竞争,这种数据竞争,将成为经济发展的必然。

读完此书深感忧虑,美国的数据开放程度远超中国,而这才是社会民主文明平等进步的基石,中国即便从现在开始努力追赶,亦难以企及。美国政府定期向公民公布各行各业的一系列数据资源,包括何人何地何时因何事访问白宫,与总统会谈时间等,并且免费分发到互联网上,允许任何公民免费下载,还可以基于这些公开的数据,开发一系列可视化、数据分析、数据挖掘等等服务社会大众的应用程序。同时公民亦可以发动联名请愿,强制敦促政府公开一些暂时还未有公开的数据。但是天朝,用纳税人的钱收集的数据,纳税人却无权获得,即便你愿意付费获取,政府人员都不愿意搭理你,有些公务员其实就是这个社会的蛀虫,一方面他们享受着全部人民推动社会前进所带来的发展成果,另一方面又以人民的管理者的姿态处处与人民为敌,吮吸着维持社会生命运转的血液。

就像国家本身没有它自己的钱一样,国家也没有它自己的权力,但不幸的是,没有人清楚地明白这个道理。国家所有的权力都是社会授予的,或是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向社会剥夺的,除了社会,国家权力没有任何其他的来源。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