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

古有科举,今有高考,然今日境却不与古日同。科举自隋唐始,终于晚清,这是古代读书人唯一的上升通道,虽然说比较困难,但是最起码还是一个可行的通道,能让人对未来满怀憧憬。但当今时代,时移世易,在这个权利和人情的社会,越是“苦读”的平民家庭出身的孩子,机会可能越少。许多靠近权力的机关和垄断行业里,越来越没有平民和贫苦人家孩子的缘分。父辈的权力和“人脉”会以某种方式“世袭”。“蚁族”们大多来自农村和县级市,家庭收入低,他们的父母处于社会中下层。十年寒窗苦读得以让他们接受高等教育,但毕业时他们发现,由于自己没有“硬”关系,只能又回到“村”里。他们不是不努力不是不上进的一群人,能够从数千万底层劳动人民中脱颖而出,本身就说明了他们还是有所追求,有所渴望的,但是现实给予了他们重重一击,这一击足以让他们将人生中种种不如意,归因于这个社会,从而使自己喝社会对立起来。

人们说,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然而,蚁族们,接受了高等教育,却无法实现知识致富,甚至对某些人来说,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都比较困难,这到底是自身不够努力?还是社会无法提供施展的平台?他们在社会上究竟处于怎样的位置?他们比传统的农民工幸福吗?难道他们千里迢迢来到大城市只为了体味生活的磨难?蚁族们有太多的故事值得述说,每个人虽然微若蝼蚁,但是都怀有各自那小小的梦想与希望。鲁迅先生说,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就像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虽然现实有各种困难,但是对于蚁族们来说,心有多大,舞台才有多大。

在这本书中记录了大量采访对象身上的故事,看了他们的故事有时候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吧。不是不努力,不努力的人确实有,但是努力了依然看不到希望的恐怕才是主流吧,不能简单的把原因归咎于这些才毕业或者说毕业没有多久,也没啥能力的学生身上,大学的垃圾教育不足以培养他们在社会上谋生的手段,这又能怪的了谁呢?大学一直都是易出难进,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而美国与此恰恰相反,美国的模式是易进难出,任何人都可以去读名校,但是四年本科毕业率极低,至少比中国低20个百分点吧。中国的大学就像是一股洪流,不是能够轻易改变的,任何置身其中的人,哪怕你能看到问题所在,你依然无能为力,你能做的只是尽量提高对自己的要求而已,仅此别无他法,只能被这股洪流裹挟着,浪费掉那谈不上多重的生命。

其实这些蚁族中也不乏有毅力、雄心、长远规划的人,而这些人多数都是男人,总的来说,在采访的蚁族中,每月一两千、两三千且月月光的女生居多,他们从心里上就认为自己是弱者,自己无需为以后考虑,更无需负担买房的压力,所以他们反而是过得更舒适的一类人,而另一类人呢?工资有的能到五六千,但是依然只蜗居在这每月几百块的破旧房子里,而舍不得租住更好的但价格更贵的房子,他们多数都是在默默地为了以后做这长远的打算。他们年纪都不大,却有更远大的目标,他们有能力使自己过得更好,却甘愿蜗居在这条件极差的城中村里,他们不在乎眼前的生活是否安逸。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将事业放在重要的位置。在他们看来,美好的梦想永远值得他们努力奋斗。

农村孩子在城市中等待翻身,如同等待铁树开花一样艰难。他们以考大学的方式告别农村,却至今仍无法融入城市的主流文化。物竞天择,家庭的负担和过低的起点,使农村的孩子无法轻装上阵。走出了老家的农村,又走进了北京的农村,这仿佛是一种宿命,萦绕着他们本该绽放的人生。然而他们没有退缩,在我看来,这些蜗居在城中村的人,心中依然保留着一份幻想,期待靠自己的努力,不断打拼,最终能够在这个城市立稳脚跟。可惜,现实是残酷的,他们终将成为北京的弃儿,我又何尝不是呢?一个人奋斗在魔都,满以为凭自己的努力可以奋斗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如今想想,痴念罢了。不管是既得利益者,还是有产阶层,抑或统治阶级,都不可能轻易的让你成为这个全国顶尖城市的原住民。

大家想必都还记得曾经非常火热的《奋斗》吧?这些刚毕业就开上奥迪或奥拓的年轻人是否就是我们想象中的奋斗?如果这就是80后的奋斗,那这些城中村居住着的大学生难道都在混生活混日子?《奋斗》中那些俊男靓女们整天无所事事,打台球、泡吧的都市青年们究竟在为什么奋斗?其实,真正的生活中,这些住在“聚居村”里的“蚁族”正以实际行动诠释着“奋斗”的真正含义。刚毕业的他们面对生活显得捉襟见肘,但是这些能直面现实、接受现实的年轻人具有强大的精神动力,他们有自己的理想,而且正在积蓄力量为实现这些理想而奋斗。现实的分层是残酷的,《奋斗》的导演们以及里面的俊男靓女们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源于生活的奋斗,那种从社会的底层不断向上爬,去努力撬动途径的每一个阶层所遇到的阻力与抗拒究竟有多大,他们是完全无法体会的,这部剧虽然很火,但是仅仅是富家公子顽劣青年的自我标榜与吹捧而已,他们并不理解艺术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的真正含义。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