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未来简史》

作者简介:尤瓦尔•赫拉利,1976年生,青年怪才,全球瞩目的新锐历史学家,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国际畅销书《人类简史》。其新作《未来简史》,以宏大视角审视人类未来的终极命运,甫一出版就在全球掀起一股风潮,引起广泛关注。

人类的新议题

在这一章中,作者提出在21世纪,人类面临的三大议题似乎是不死、快乐和神性。现今因肥胖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远超因饥饿而死亡的人数了;同样因自杀而死亡的人数也已经远超因战争和恐怖主义而死亡的人数了,以目前的科技向前推进,在可以想象的未来,也许不死或者说永生可以成为一部分富人可选的一种生活方式呢。至于快乐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当然也包括精神上的,在这本书中,作者似乎特别喜欢谈动物,比如说松鼠储藏各类坚果不就是为了满足内心的快乐吗?这和人类储藏房产、纸币等等不是异曲同工吗?其实所谓的欲壑难填是有缘由的,在得到快感时,我们的反应不是满足,反而是想得到更多。这就不断的促使我们去持续地追求能够给我们带来快感的东西。在追求幸福和不死的过程中,人类事实上是试着把自己提升到神的地位。这时候的神不仅仅是宗教崇拜中那高高在上的神了,当人类自己能够实现永生并且可以获取无穷无尽的快乐,那么他们的心中估计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地球的神了,那个时候,也许宗教就自然而然消逝了。

人类世

为什么叫人类世,很奇怪的一个名字,科学家将地球的历史分为不同的“世”,例如更新世、上新世和中新世。过去的七万年称为“人类世”,也就是人类的时代。原因在于这几万年来,人类已经成为全球生态变化唯一最重要的因素。现在拜人类所赐,全球大型动物(体重不只是几公斤)有超过90%不是人类就是家畜。全球大型动物数量中,人类约有3亿吨,野生大型动物约有1亿吨,家畜约有7亿吨。好莱坞大片中经常会以外星人入侵啦、或者行星撞击地球啦为噱头,其实完全不必担心,这样的风险小之又小。与其害怕小行星,还不如害怕人类自己。在过去不过短短一世纪,人类造成的影响可能已经超过6500万年前那颗灭绝恐龙的小行星。

应该说,对地球上除了人类来说的所有其他物种来说,人类是最危险的杀手。在智人全球迁徙的过程中,他们灭掉了所有其他人类物种(现在的人类主要是智人,当年除了智人,还有很多人种)、澳大利亚90%的大型动物、美国75%的大型哺乳动物、全球大约50%的大型陆上哺乳动物;而且此时他们甚至还没开始种小麦,还没开始制作金属工具、还没开始写下任何文字,也还没铸出任何钱币。

人类的特殊之处

这一章非常有趣,按理说啊,人类主宰世间万物,那么人类必然有优越于其他所有物种的地方,大多数人都坚信,人类拥有灵魂和心灵,而其他劣等动物并不具备这两者,这在科学上被证明了是胡诌,因为科学家无论怎样实验都无法证明人类拥有灵魂。而心灵和灵魂大不相同,心灵是脑中主观体验的流动。这些心理上的体验,就是各种紧密相连的感觉、情感和思想,忽闪忽现、立刻消失,接着其他体验又倏然浮现与消散,于电光火石间来了又去。把这种种体验集合起来,就构成了意识流。灵魂有人信有人不信,但就意识流来说,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但是在这一点上,所有动物并不输于人类,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以及至少某些爬行动物和鱼类,都具有感觉和情感。就这两点来说,人类和其他各种动物其实是平等的。

关于意识这个东西,不仅人类无法自证,而且无法他证,什么意思?假设人工智能不断发展,有一天人工智能说自己有意识,我们应该相信吗?早在几千年前,哲学家就已经发现,没有办法明确证明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具有意识。根据目前的科学定论,我所体验到的一切都是脑活动的结果,所以理论上确实能够模拟出一个我完全无法与“真实”世界分辨的虚拟世界。这不就是各种脑洞大开的电影里所展现的吗,甚至我们其实已经是活在营养液中而不自知呢,我们所感受到的驱壳等等一切行为感受,都是那个泡在营养液的大脑里的神经元之间不断流动的电子所致呢?所有的生老病死等等其实都是人工智能虚拟出来的结果呢?

在这里作者点出,人类真正胜出的地方在于大规模且灵活的合作,这种合作与蜂群和象群、黑猩猩有所不同,蜜蜂虽然也能进行大规模的合作,但是它们缺乏灵活性,比如无论有多么严重的压迫与剥削,它们从不会把自己的蜂后送上断头台,进而建立共和国;而象群与猩猩很难进行陌生者之间的合作,它们的合作多是基于血缘关系或者是熟知关系,两只不认识的大象,别说进行合作,单是一只大象融入另一个陌生的象群都是难上加难,而只有智人才能进行这种大规模的无数陌生个体之间进行的合作。正是这种实际具体的能力,决定了为何目前主宰地球的是人类,而不是什么永恒的灵魂或是独有的意识。

关于革命的精髓也是合作,以俄国爆发的十月革命为例,当时俄国中上阶层人数至少有300万人,但共产主义者仅有23000名,然而就是这么一小撮人建立的强大的苏维埃政权。在十月革命之前,俄国有1.8亿农民和工人,仅有300万俄国贵族、官员等,但是这些精英却知道如何合作守卫其共同利益,但那1.8亿平民却无法有效动员,直到23000名共产主义者的出现。想掀起一场革命,只靠人数绝对远远不够。

智人统治世界,是因为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共同的想象之中。这张网,让所有动物中只有人类能组织十字军、革命和人权运动。除此以外,另一个特殊之处是在所有动物中只有人类能够想象虚幻的东西的存在,例如猎豹埋伏着等待捕获猎物,但是它仅能想象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的东西例如羚羊,却无法想象不存在的东西,例如美元、谷歌或欧盟,如果它知道美元能买到大把的羚羊,也许它就不会费那么大力气去亲自捕猎了。到了21世纪,虚构想象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甚至超越自然选择。因此,如果我们想了解人类的未来,只是破译基因组、处理各种数据数字还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破解种种赋予世界意义的虚构想象。

说书人

所有的现存世界,其立身之本都是依赖于人类虚构出来的各种概念,而且这就像既得利益阶层一样,每一个依靠这种虚构概念上位的人最后都会挺身而出继续维护这种虚构的权威性。虚构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正是所有人都在同一个虚构故事的体系之内,智人才能进行更加复杂的合作,因为所有人共同认同的价值体系,为内部的融合以及建立组织提供了先决条件,而动物世界就算是最大的族群也达不到人类组织一场现代化战争的规模,或者说,即便动物世界存在这样的族群,那么其必然无法进行有效的组织,结果就是乱作一团,每只动物都可以自作主张,毫无秩序可言。

在21世纪,我们还会创造出比以往更强大的虚构概念以及更极权的宗教。在生物科技和计算机算法的帮助下,这些宗教不但会控制我们每分每秒的存在,甚至将塑造我们的身体、大脑和心智,创造出完整的虚拟世界。真要如此,在区分虚构与真实、宗教与科学将会变得更加困难,但又比以往更加重要。也许在不久的世纪里,人工智能统治世界,而人类的大脑仅仅存在于人工智能所为其构建的完美的虚拟世界之中。

一对冤家

这里说的一对冤家指的是科学与宗教。在人类的发展进程中,科学与宗教有合作有冲突;科学与宗教追求的都是真理,只是有时候它们追求的是各自推崇且不同的真理。但另外一些时候,科学或宗教都不那么在乎真理,因此二者十分容易妥协、共存甚至合作。宗教最在乎的是秩序,宗教的目的就是创造和维持社会结构;而科学最在乎的则是力量,科学的目的是通过研究得到力量。

与“现代”的契约

如今,经济增长在全球已经取得了宗教般的地位,不管一个国家或地区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所有的当权者或者领导人都寄希望于经济增长,认为只要经济增长就能解决潜在的问题,包括贫困、落后、纷争、混乱等。所有的领导人都把经济的发展成果看成是一张大饼,只要尽量把这张饼摊得越大就能养活更多的人,所以理所应当的尽一切力量去推动经济的发展。过于关注摊大饼的结果就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忽略了其它许多重要的东西,例如维持社会平等、确保生态和谐、维持底层群众的上升通道等。

科学的力量只是在近代才获得了最完美的体现,其实早期的人类发展中,之所以无法用科学来推动增长,是因为大家误以为各种宗教经典和古老传统里已经提供了世界上所有的重要知识。近代科学真正爆发的原因就是,科学让人类发现了自己的无知。人类发现自己对这个真实的世界所知甚少,就突然有了很好的理由去追求新知识,开启了用科学推动进步的道路。

人文主义革命

人文主义把意义和权威的源头从天上转移到人类的内心,这个宇宙的本质也随之改变了。人文主义者认为生命就是一种内在的渐进变化过程,靠着经验,让人从无知走向启蒙。人文主义生活的最高目标,就是通过各式智力、情绪及身体体验,充分发展人的知识。人文主义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我们在与现代性的契约中虽然得利,却无须付出代价。所有的规则,以及远古的上帝都从人民的脑中移除,现在对于任何有关价值观的判断,并没有绝对的是非之分,比如古代同性恋会遭到整个社会的鄙视,而现在呢?管他呢,你觉得舒服,那就做吧,你是同性恋,还不能鄙视你,否则就涉嫌歧视了,所有的判断出发点都是人的主观感受。再比如雇佣童工在早期的资本主义世界很是普遍,现在为什么行不通了?因为虚伪的道德主义逼迫着人去同情这些孩子,并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去思考,孩子正在玩乐的年纪却要呆在工厂里,简直丧尽天良,而真实情况呢?对于那些家庭极度贫困的来说,童工可能就是他们家庭的最大收入来源了,也未可知呢,这样从人心出发而不论对错的人文主义,占尽了表面的道德高点,却未必是最好的。

实验室里的定时炸弹

所谓人类拥有的自由意识,在本书中作者给出了否定,并列举出了详细的证据,所谓的自由意识并不存在,无非是人类自己忽悠自己而已。人类有的就是一条意识流,欲望会在意识流中起伏来去,并没有什么永远不变的自我能够拥有这些欲望。自由意识流的本质不外乎两点,要么来自于生物预设,也就是说基因携带,天生所有;要么来自于随机发生,一切的自由意识并不是提前准备,而在某一个时刻将之释放出来的。说了这么多废话来证明人类没有自由意识到底是为何呢?如果这个证明正确,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药物、基因工程或者直接对脑做出刺激,就能操纵甚至控制人的欲望了。因为这并没有违反任何人类的天性,也没有改变人类的自由,所有利用科技手段对大脑实施的刺激控制等等都是合理且合法的。在过往的时期,自由主义还没有受到致命的威胁,现今面临着科技的进步,会给自由主义带来实实在在的挑战。我们即将拥有各种超级实用的设备、工具和制度,但这些设备、工具和制度并不允许个人自由意志的存在。

大分离

自由主义面临着三个实际威胁,一是人类将完全不具价值;二是人类整体仍然有价值,但个人将不再具有权威,而是由外部算法来管理;三是有些人仍然会不可或缺,算法系统也难以了解,而且会形成一个人数极少的特权精英阶层,由升级后的人类组成。

如果科学发现和科技发展将人类分为两类,一类是绝大多数无用的普通人,另一类是一小部分经过升级的超人类,又或者各种事情的决定权已经完全从人类手中转移到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在这两种情况下,自由主义都将崩溃。尽管现阶段所有人的共识是经济的发展使得穷人与富人的医疗水平差距在逐渐缩小,但这只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特殊情况,因为现代还需要大量的健康的士兵和产业工人,一旦科技的发展使得高精尖武器或者机器人取代士兵与产业工人,对于富人阶级来说,再继续维持庞大的底层人民的医疗开支将变成一笔巨大的负担,而这才是真正的转折点,当富人阶层不再需要依赖底层的大量人民的时候,不仅仅是医疗水平,各个方面,富人阶层都将开始起飞,而穷人阶层只能原地踏步,这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超人类阶层的出现,而这将会是全部由精英阶层所组成。

意识的海洋

这一章详尽地探讨了科技人文主义。科技人文主义希望让人类的心智升级,让我们能够接触到目前未知的经验、目前未闻的意识状态。然而想要足够地了解我们的心智已经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在人类目前所知的范围内,已经掌握的知识犹如沧海一粟,真正的未知世界浩瀚无边,在追求改造心智的过程中,也许我们成功地让身体与大脑都升级了,却在过程中失去了心智。科技人文主义到最后可能会造成人类的降级。

信数据得永生

在历史进程中,人类创造了一个全球性的网络,不论面对任何事物,都以它在这个网络中有何功能来给予评价。几千年来,这让人充满了自尊和偏见。人类在这个网络中执行着最重要的功能,也就很容易认为自己是这个网络所有成就的主要功臣,并认为自己就是造物的巅峰。至于其他所有动物,因为它们执行的只是网络中次要的功能,于是其生命和经验都遭到低估;只要动物不再能发挥任何功能,就躲不开惨遭灭绝的命运。然而,一旦人类对网络也不再能发挥重要功能,就会发现自己到头来也不是造物巅峰。我们自己设定的标准,会让我们也走上长毛象和白鱀豚的灭绝之路。到时回首过去,人类也只会成为宇宙数据流里的一片小小涟漪。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