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斯坦福大学创业成长课》


所谓的洗脑,很多时候就是欺负人家读书太少。
——李笑来

本书作者李笑来,那么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成因就是李笑来在观看《YC创业课》之后所受的启发以及所思所想。该课程是由Y Combinator孵化器与斯坦福大学联合举办。YC是顶级的孵化器,而斯坦福又是世界上顶级的大学,两者合作的项目必属精品,推荐每一个对此有兴趣的人都去学习一下。

笑来俗称币圈韭菜收割机,虽然其人品在币圈存疑,但是说实话他的书还是相当不错的,目前就我读过的有《把时间当做朋友》、《财富自由之路》、《新生——七年就是一辈子》《我也有话说——普通人的讲演技能》以及《斯坦福大学创业成长课》都是非常棒的书。在研读李笑来的书籍的过程中,明显感觉到了他也是一个超级书虫,基本上市面上大多数的书和电影,他都有涉猎,比如在他的书籍中也推荐了大量书目,由于数量众多,仅列举几本《原则》、《领导梯队》、《演讲的力量》、《围城》、《超越感觉》、《动物农庄》,希望以后有时间可以一一研读。关于《超越感觉》这本书,原书已经出到了第九版,可以说是非常畅销的书籍,但是偏偏中文翻译奇差,很是郁闷,所以这本书推荐有能力者阅读英文原版。

在本书中,李笑来再次提到了他在多本书中都有提及的思考秘籍,就是必要、清晰且准确的概念,是一切思考的基石。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想到清晰的概念是如此的重要,因为生活中模糊不清的概念或者说互相矛盾的说法真是太多了,而一个人的大脑中如果都是这种含混不清的概念的话,对于他理解世界必然是一种阻碍。比如在你的脑子中如果没有“样本有效性”这个概念的话,就会被各种乱七八糟的“调查报告”所欺骗!新闻里天天都是这些东西,所谓的洗脑,很多时候就是欺负人家读书太少。当然有了清晰准确的概念只是思考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思考的基石的完备条件应该如下所示:

  • 是否拥有足够多且清晰准确的概念?
  • 对这些概念之间的联系是否足够了解?
  • 是否有足够系统的方法论?
  • 是否有一定的成功经验?

生活中我们大多数人都有一个误区。比如由于阶级分层,某些上层社会的人总是说,是由于底层的人不努力,而导致的一直贫穷困苦。这显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像晋惠帝的那句“何不食肉糜”一样,要知道香港曾经有一个纪实类节目就是让那些上层的精英去体验底层人的生活,而当你处于底层的时候,单单养活自己就已经耗尽了你的所有精力,又何谈努力、上进、奋斗进而逆袭成功呢?罗振宇也谈到过这个问题,你不要以你现在的认知去批评那些在大山中的穷人,因为他们没有你们的认知水平,自然无法做出在你们看来一切都是非常稀松平常的选择与决定。

永远不要做简单的代入,眼看着山中的穷人守着落后的思想做着愚昧的决定,你就大言不惭的说,如果是我在那要怎样怎样,试问他如果有你这种认知,他还在山里吗?试问如果你在山里,你又能拥有你现在的认知水平吗?再比如现在的谷歌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存在,人人都知道网页排名和相关性成正比,但1998年以前,很多人并没有这个意识。我们常常误以为“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也会做”——这是非常肤浅的想法。但凡成大事者,做的事情在别人看起来都是简单而自然的,乃至于他人总是由于完全想象不到隐藏在深层次的那些逻辑,而误以为“这么简单的东西竟然能成功”,进而觉得“一切都是运气”。生活中不乏这样的现象,平庸的人就算努力也在各个方面都很平庸,优秀的人虽然不一定处处优秀却可以在很多方面都很优秀。难道你能说,这都是运气导致的差别吗?运气确实存在,但更多时候,运气是创造出来的——虽然有点违背直觉。

文中列举了一段非常诡异的经历,某团队招聘了一位算是有几分姿色的女生,试用期没到,就实在受不了其全无能力,只好开掉了。结果,没多久,团队里的一个重要成员离职了,怎么劝也劝不住。再后来,听说离职的那位和被开除的女生登记结婚了……大家目瞪口呆。由此得到的教训是,不管男女,一定要找能力强的那种。跟丑人多作怪一个道理,能力差的人一定有足够的动力从另外的方向上弥补自己的不足,当他/她在正途上的能力不足时,那么必然会有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向上展示出特长来,毕竟所有人的精力都是一样的,他/她再不务正业,也不可能天天躺在床上度过吧。这个不是正途上的能力对一个团队来说可能是可怕的祸害。

深入本质和浮于表面两者之间的鸿沟,确实是绝大多数人无法跨越的。举一个经典的例子吧:学校边上旅馆的大爷听来开房的学生说是来开房上自习的,然后就把床撤了改成自习室,满心欢喜等着受欢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关于公司文化,确实非常重要,投资家阿尔弗雷德·林提到过甘地的这句话:“信仰决定思想,思想决定措辞,措辞决定行动,行动决定习惯,习惯决定价值观,价值观决定命运”。每个公司或团队的文化必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优秀的公司或团队都恪守自己的原则——无论大小。把理解深入到笃信,把遵循深入到恪守,直至深入到像与生俱来一样——这很重要。

文中提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实验,著名情绪心理学家阿瑟·阿伦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论文《你这么做,想爱上任何人都可以》(To Fall in Love With Anyone, Do This),文章中,阿瑟·阿伦设计了36个问题,任何两个条件差不多的人在认真共同回答完这些问题之后,最后再对视4分钟,就会彼此坠入爱河……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有空的时候不妨可以尝试一下。

对于读书这事,我一直没有停止脚步,我读书相对来说并没有任何功利性,不管是什么领域的书,只要感兴趣,我就会找来阅读。而且虽然说我是一个搞技术的人,但是我所阅读的杂书要远远超过所阅读的技术书籍,这可能也是导致我无法成为一个技术专家的原因吧。但是我并不后悔,面对枯燥的专业性技术书籍,我更喜欢去徜徉在其它的非常多感兴趣的领域,虽然目前来说好像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收益,但是这个阅读过程充实了我的大脑,升级了我的大脑的操作系统,进而奠定了我可以快速的接受新知识、新思想、新事物,然后做出一系列非常正确的决定。对此,笑来也有同样的看法,类比思考几乎是跨越已知与未知之间的鸿沟的唯一手段,而如何提高自己的类比能力呢?就是多读杂书。读杂书会大大提高一个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阅历丰富、博览群书的人,肯定拥有更强的理解能力,因为在他们遇到未知的时候,更有可能迅速地在自己已有的知识中找到可以用来类比的信息。这也是当我决定All In区块链的时候,身边的人都觉得风险很大的原因,因为其实就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根本不了解区块链,也更不了解区块链会带来怎样的革命,对于所有的新生事物,人们几乎必然会经历一个从拒绝到接受的过程。

关于执行力,我应该是超过绝大多数人的。比如常见的健身房,十人办卡可能有九人坚持不下来,而我就是剩下的那一个人。有时,我也会思考,为什么有的人连这么点自控力这么点执行力都没有呢?因为作为当事人来说,坚持去健身房虽然有点难,但还远远达不到说坚持不下来的地步,我并没有付出多少自控力以及执行力就做到了。至于本质的原因,我觉得笑来说的这段也有点道理,他说:“所谓的执行力,其实本质上还是思考能力。想清楚想明白的人,自然而然就做对了——对他们来说执行没有多难。执行力差,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应该干什么而已”。

公平是一个奢侈品,许多人都知道一句话,人生而平等。但是我要告诉你,在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声明中,是这么说的,“人生而自由,且在尊严和权利面前平等”。不论是在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想要绝对的公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实世界中往往最多能做到相对公平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现实中可以列举的示例不胜枚举,你稍微自己脑补下就能想到很多了。面对那些无法改变的不公平,我们能做的也仅仅是不断升级自己大脑的操作系统,多读书,读好书。懂得“样本偏差”和不懂这个概念的人不会在同一个水准;懂得“双盲测试”和不懂这个概念的人选择能力不可能相同;懂得“举证责任”和不懂这个概念的人可能连信仰都可能水火不容。至于更高层次的“公平”,向来都是需要争取的,不是默认就在那里,触手可及的。关于争取权利,我国人民真是世界上最温顺的小绵羊,难得有某些人出头为大家争取权利,成功的时候大多数沉默的人坐享其成;失败的时候,不但得不到尊重,反而得到的是那些原本沉默的大多数们的怨恨与攻击。

在沟通过程中,恰当使用类比,是最好的“激活听众思维”的方法之一。所谓的类比,就是我们为了说明并不完全了解的X,去找一个听众全然了解的、但各个方面都与X非常类似的Y,借助Y让听众通过对比深入了解X。实践证明,类比是最好的令听众“注意力集中”的手段。类比也是最好的互动方式之一,因为本质上来看,类比是在“邀请听众思考”,并最终通过讲者所提供的精妙类比,获得思维的快感。好的类比往往得之不易,需要长时间思考、雕琢,才能达到惊人而又准确的效果。对于讲者来说,平日里不断创造、积累、雕琢精妙的类比,比收集笑话重要多了。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